苗寨传统美食联盟

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

月照松间zxm 2019-06-28 01:11:39


世界以痛吻我

          我却报之以歌

枯干的落叶不时飘下。

一阵、一阵秋风,不停地钻进领口、袖筒,令人瑟缩,再瑟缩。冷风越来越不留情面了,长驱直入人的内心,它要与我们的心斗争。



你把冰凉与寒冷肆意地浇进滚烫的心灵,你想扑灭这热的火焰,你一次一次地袭击,直到你狂妄到天寒地冻,用那漫天的雪花覆盖了世界,也许你会击节欢呼,也许你觉得征服了世界,也许你的强大无人能改变。

那颗心,很柔软,很弱小,很无助,却很热烈,很澎湃,很倔强。当寒风一次次肆虐、挑衅,这小小的心脏,这抔热,反而更加血流欢畅了,她要高歌,她要沸腾,她要狂欢,那是冰天雪地中激情的喷溅,那是一朵红梅傲雪的铮骨,那是一瓣柔软中红色的热烈。



她不但没有熄灭,反而寒风越狂,她燃得越烈,冰雪越是逼近,她越是振奋。那寒梅就是这样噬雪而舞,那红色就是对这严寒的热烈拥抱,那柔软就是对这冷酷的从容微笑。

心,可以很柔软,柔软得装得下所有的强硬;心,可以很热烈,热烈得融掉所有的坚冰;心,可以很宽广,宽广得可以盛下整个世界;心,可以很善良,善良得可以感化所有的丑恶。



树很静,静得任狂风肆虐,任冰雪侵袭,丝毫不移动半步。任山枯水尽,叶子飘飞,树静得很娴雅。秋瘦冬枯,任寒风削去了旖旎,掳去了葱郁,树还是那样静,静得舍去了繁华,舍去了妆容,徒剩一颗静心,兀守、淡定、温暖,不惊不扰,任凭岁月变了颜色,那颗心从来都是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只是她很安静,无论世界多么喧嚣,无论季节多么冷酷,无论舍掉多少风光,她从来没有忘记微笑,从来没有失去温暖。



那心,分明是一颗佛心,素净,安暖。那心,分明是一颗禅心,慈悲、博大。那心,人人都拥有。拂去秋叶,静听水声,拂去芜杂,静听心音,裸心浴秋,赤心沐冬。那心需要秋霜的威逼,需要风雪的拷问,需要在静处舍去繁华,需要在低处舍去利诱。

那心是一颗秋心,山穷水瘦,风寒霜白,修枝剪叶,那心却越来越丰腴,越来越内蕴。

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


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


枯干的落叶不时飘下。

一阵、一阵秋风,不停地钻进领口、袖筒,令人瑟缩,再瑟缩。冷风越来越不留情面了,长驱直入人的内心,它要与我们的心斗争。

你把冰凉与寒冷肆意地浇进滚烫的心灵,你想扑灭这热的火焰,你一次一次地袭击,直到你狂妄到天寒地冻,用那漫天的雪花覆盖了世界,也许你会击节欢呼,也许你觉得征服了世界,也许你的强大无人能改变。

那颗心,很柔软,很弱小,很无助,却很热烈,很澎湃,很倔强。当寒风一次次肆虐、挑衅,这小小的心脏,这抔热,反而更加血流欢畅了,她要高歌,她要沸腾,她要狂欢,那是冰天雪地中激情的喷溅,那是一朵红梅傲雪的铮骨,那是一瓣柔软中红色的热烈。

她不但没有熄灭,反而寒风越狂,她燃得越烈,冰雪越是逼近,她越是振奋。那寒梅就是这样噬雪而舞,那红色就是对这严寒的热烈拥抱,那柔软就是对这冷酷的从容微笑。

心,可以很柔软,柔软得装得下所有的强硬;心,可以很热烈,热烈得融掉所有的坚冰;心,可以很宽广,宽广得可以盛下整个世界;心,可以很善良,善良得可以感化所有的丑恶。

树很静,静得任狂风肆虐,任冰雪侵袭,丝毫不移动半步。任山枯水尽,叶子飘飞,树静得很娴雅。秋瘦冬枯,任寒风削去了旖旎,掳去了葱郁,树还是那样静,静得舍去了繁华,舍去了妆容,徒剩一颗静心,兀守、淡定、温暖,不惊不扰,任凭岁月变了颜色,那颗心从来都是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只是她很安静,无论世界多么喧嚣,无论季节多么冷酷,无论舍掉多少风光,她从来没有忘记微笑,从来没有失去温暖。

那心,分明是一颗佛心,素净,安暖。那心,分明是一颗禅心,慈悲、博大。那心,人人都拥有。拂去秋叶,静听水声,拂去芜杂,静听心音,裸心浴秋,赤心沐冬。那心需要秋霜的威逼,需要风雪的拷问,需要在静处舍去繁华,需要在低处舍去利诱。

那心是一颗秋心,山穷水瘦,风寒霜白,修枝剪叶,那心却越来越丰腴,越来越内蕴。

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
佛是真正觉悟,却没有人说得清楚。你觉得好吃,就是最好吃的。于是每个人都成佛。

邀明月,听流水,诗抒怀,文诉心。愿悠悠岁月与您共享;淡淡光阴与您同行~~~

本公众号皆为原创,本文首发新浪博客。

       谢谢大家点赞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