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寨传统美食联盟

【难忘的童年时光之三】天门的春天

天门文艺 2019-10-31 11:54:32


点击上面文字“天门文艺”或者扫描二维码关注天门文艺,我们将致力于为你推荐天门的美文,美图,历史


吴云萍,女,天门黄潭人,现居住天津。一个努力生活的手艺人,偶尔在忙碌中记录一些生活点滴!




难忘的童年时光

 

(三)春天里的欢畅



       离开家乡这么多年,天南地北走过,也感受了很多地方春的气息,但最难以忘怀的是我童年的春天,那种春天里的欢畅,至今让我记忆犹新。


       我的家乡江汉平原的春天,是和风细雨;是阳光明媚。我童年的春天,是快乐的奔跑和雀跃;是柔柔的春风和淡淡的花香;是袅袅的炊烟伴随晚霞满天;是充满生机的葱绿的田野。童年的春天是我记忆中最美的珍藏!


       我们小时候,物质比较匮乏,大多数家长基本上没有给孩子买过玩具,所有玩的东西都是孩子们自己动手做的:沙包、毽子、弹弓、小手枪等等,还有大自然的各种馈赠,都是我们天然的玩具。



       当和煦的春风吹来,田里的麦苗翻腾出一阵阵细浪,正是放风筝的好时节。小伙伴们拿出自制的各种形状的风筝到麦田里去放。有五角星的、有小蜻蜓的、还有花蝴蝶的……,但更多的是小蝌蚪(天门话叫克马林子)  ,因为这种形状的制作起来非常简单。砍一根竹子劈开,按比例截成几小段,先用绳子绑成一个蝌蚪头型,撕下几张用过的书本纸用面糊粘上去,拼接上尾巴,再系上妈妈纳鞋底的棉线就行了。


       我小哥也给我扎了一架小蝌蚪的风筝,到野外放飞的时候,他让我手握风筝线,他逆着风的方向紧跑几步,把风筝朝天空中用力一抛,小蝌蚪拖着长长的尾巴,借着风力,慢慢飞了起来,越飞越高,我的心也跟着飞起来了。


       旷野里,一望无际的麦田像一张绿油油的地毯,湛蓝的天空下面飘飞着形态各异的风筝。放风筝的孩子们在麦田里奔跑着,欢呼着,一串串稚嫩的笑声在春天的序曲里回荡。


       家乡的春雨格外的丰盈,微风轻轻的吹拂着,毛毛细雨从天上洒落下来,渐渐的越下越紧,淅淅沥沥的一下好几天。不过,对于天性好玩的孩子来说,雨天也能找到无穷的乐趣。


       那时候,普通家庭一般都买不起雨伞和雨鞋,下雨天出门,都是戴斗笠,穿蓑衣,家里人多,斗笠和蓑衣只能大人们下田用,孩子们只有披塑料袋(把化肥袋对折一下,两个角叠在一起顶出一个尖头,就是简易的雨披了),挽起裤腿,光着脚丫走路,走起路来滑滑溜溜的,全靠脚趾牢牢的扒住地面才不至滑倒,有时上坡的时候脚趾太用力会把指甲都刮破,赤着脚在雨水里泡久了也会奇痒难耐。



       对于生活中的困难,孩子们有的是办法解决,大点的孩子常常用木棍或竹杆做成高跷,在雨里骄傲的走来走去。我很笨,怎么学也没学会踩高跷,只好穿着大人的木屐(天门话叫木钳子)到雨中去行走。老家的木屐是一种古老的雨鞋,木头的鞋底下面有两条突出的齿,还有四个铁钉,耐磨、防滑,鞋面是用厚厚的帆布刷上桐油制成,非常防水,直接穿鞋套进去。走起路来“咔、咔”作响,很有意思。一般家里只有一双,孩子们又多,经常为谁穿木屐发生争吵,唯一让大家服气的办法是猜拳。


       那时的孩子们都很勤劳,哪怕是雨天也要为家里分担点什么。爱钓鱼的孩子就会到竹园里砍一根细长的竹杆,再割点泡桐条,抠出里面的白心当浮标,穿上尼龙线做成钓鱼杆,提个小桶去河里钓鱼。


       老家是鱼米之乡,沟河湖汊到处都是,像我们这些沿河而居的人家,每家都有各种捕鱼工具。下雨的时候,鱼特别容易逮到。哥哥姐姐带着弟妹们扛着推网、钣睁子(方言)等鱼具,浩浩荡荡的去捕鱼。那时候,水质无污染,鱼特别多,用不了半天时间,就能有很大的收获。捞上来的鱼、虾和螃蟹大小不一,能装半鱼篓,如果运气好的话,还能有黄鳝和甲鱼光顾,不过,这样的惊喜少有出现。大家兴高釆烈的拿回家去,破肚刮鳞洗净,再从自留地里挖回点时令菜一块炖上,一锅原汁原味、鲜美无比的鱼汤就做成了。和家人一起品尝自己的劳动所得,心里是满满的成就感和幸福感,那是一种最简单的快乐!


       一场春雨过后,田里的庄稼全都精神抖擞的舒展开来,好像比赛似的疯长。麦苗拔出了新节,豌豆苗羞答答的开出了蓝色的花朵,黄色的油菜花和白色的萝卜花也竞相开放,田沟和水渠边的青草中间也夹杂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花,田野里到处都是一派勃勃生机。


       那时候,只要不下雨,我们每天放学后或者星期天都会三五成群的去挑(寻)猪草。马齿汗、蒲公英、车前草、地米菜、灯笼泡、据浪子、刺盖等野菜遍布田间地头。大家分头行动,用不了多长时间,就能装满随身带来的竹篓和布袋。如果天色尚早,我们通常先不着急回家,肯定要痛快的玩耍一通。


       春天的田野是我们尽情撒欢的乐园,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我们快乐的源泉。童真是美好的,我们可以为一块泥巴摔出的响声而尖叫;因为捕捉到一只漂亮的蝴蝶而欢呼;可以为找到一片茂密的野菜而窃喜,也可以为追赶一朵游走的白云去狂奔。



         好玩的东西太多了,我们在草丛里斗昆虫;到水沟里捞小蝌蚪和水嘎子,还有绿色的青苔也十分好玩。有时也爬到田边的树上折树枝,光杨柳树枝就有好多种玩法,可以把树枝编成掩护圈。也可以用一根细长的柳条,把粗的那头剥开一点皮,再穿到衣服的扣眼里包住,抓住剥了皮的一端使劲一拉,树皮和嫩叶滑落到末稍,就形成了一个小球,抖动起来颤颤悠悠的,一点也不比现在的悠悠球差。也能用柳树枝做小喇叭,只需取一节粗一点的枝干捏住,轻轻扭动,抽掉中间的枝心,留下外面的树皮,放到嘴里咬一下,用力一吹,就能发出响亮的声音。有时小伙伴们干脆几个人围成一圈,躲在没水的田沟里打扑克,常常斗得是天昏地暗,忘乎所以。


       待到天色将晚,要回家了,如果太贪玩,猪草没弄多少的人,回家无法交待。于是,小小的神偷出动了,胆大的孩子会趁管护庄稼的(那时都叫管护佬)不注意,飞快的跳到生产队的田里把各种青庄稼乱薅一通,等到管护佬追过来,大家早已逃之夭夭了。偷菜最好的装备是捡棉花的布袋,竹篓在奔跑的过程中容易把菜撒落一地,而布袋子斜挎在肩上,所有的战利品揽括其中,被追赶的时候也可以无所顾忌的奔跑如飞。


       夕阳西下,我们满载着劳动成果随着收工的大人们回家。走在乡村的小路上,空气中弥漫着青草与泥土的芳香。收工的社员们扛着犁耙锄头,牵着牲口,高声大气的边走边拉家常,有人时不时的讲一些笑话或者荤段子,引起一阵阵爆笑。一张张朴实的面孔在晚霞的映衬下像是抹了一层厚厚的油彩,憨厚的老牛兴奋的发出“哞、哞”的叫声。孩子们夹在其中,一路嬉笑着不知疲倦的追逐打闹,还时不时跳到路边的麦田里拔出一节麦筒放到嘴里吹出“呜、呜”的声响,伴随着一路的欢声笑语,乡村的黄昏就像是一幅壮美的暮归图画……


       难忘乡村春天的气息,难忘那些纯真的小小快乐,难忘我那无比欢畅与澄明的童年世界!



天门文艺投稿邮箱:394591538@QQ.com

小编微信号:13807227468


往期精彩阅读:

大美天门 ,秋色似锦

彩云之南

秋菊VS秋叶:卢斌摄影作品

天门的吹糖人

【竟陵画院】马新平油画作品赏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