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寨传统美食联盟

这种痛,只有远嫁的姑娘才会懂

怎么做好女人 2019-07-07 02:05:54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丨  這只大別山的白狐貍真是不要臉,不過似乎並沒有惡意,葉舒也放下心來,他現在滿腦子都是疑惑,的確需要一個大姐姐來講解一下。   “我可以給你一管血,不過你要先讓我明白自己的處境,什麽妖怪吸血鬼,亂七八糟的我完全不了解。”   葉舒開口道,美女護士笑得歡暢,看著葉舒就仿佛看著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。   “好的啦,算你走運遇到我哦,要是遇到別的妖怪,你可能已經被吃了,這個世界妖怪眾多,尤其是華夏國和霓虹國每個都市裏都有成千上萬只妖怪,像我,柳幽幽,就是萬千妖怪中最漂亮的一只……”   這位名叫柳幽幽的護士開始自誇了,葉舒翻了個白眼,打斷道:“你要不要血啊,說正經的。”   一提到血,柳幽幽終於乖了一點,臉色一正開始講解起來。   “我開始了啊,首先是妖怪。亞洲有很濃郁的妖怪和鬼魂文化,我們國家有妖怪聯盟,霓虹國有陰陽寮,我們主要是妖,霓虹主要是式神鬼怪。其次是歐洲的血族和教廷,吸血鬼就是屬於血族的。最後嘛,是近百年在美洲興起的異能者協會,我也不太清楚。全球的奇異生物組織差不多就這些了。”   柳幽幽說了好幾個組織,葉舒若有所思,想了想道:“我們國家只有妖怪聯盟嗎?有沒有修道者之類的?”   一提修道者,柳幽幽忽地哈哈大笑,滿臉幸災樂禍的模樣。   “修道者都快絕種了,現在的環境已經不適合修道了,我們妖怪都離開大山到人類世界吸取精魂呢。修道者是無法吸取精魂的,所以他們死翹翹咯,我上一次見到修道者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呢,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了。”   柳幽幽樂壞了,似乎巴不得修道者滅絕。葉舒則留意到了“第二次世界大戰”。   “柳幽幽小姐,你多少歲了?”   他好奇詢問,柳幽幽臉蛋一抽,露出甜美微笑:“人家才十八歲哦,不像嗎?”   像,像極了,這家夥絕對可以當奶奶了。葉舒斜斜眼,也不吭聲。柳幽幽見他這樣不由惱了,嬌蠻道:“我就是十八歲嘛,妖怪的一百歲也才相當於人類的十歲而已,我還是小女生呢。”   “原來你已經一百八十歲了,厲害。”   “我呸!你小子真是不會說話,氣死我了,趕緊過來獻血,不然吃了你!”   柳幽幽氣惱不已,一把抓住葉舒的手臂往獻血車拽去。葉舒心裏好笑,他徹底安心了,這只狐貍並不是壞人,雖然很風騷,但也挺和善的。   “等等,還有吸血鬼的事,最主要的你都沒說。”   葉舒邊走邊開口,柳幽幽哼了一聲:“邊抽血邊說,方便講解,我可不會賴皮。”   好吧,葉舒也認了,跟她上了獻血車。這時艾琪兒也已經放松了,下了葉舒的背,捏著鼻子在車裏張望,她受不了血的臭味。   柳幽幽見狀不由一怔,露出驚詫之色:“小妹妹,你覺得這裏的血很臭嗎?”   艾琪兒怯生生點頭:“嗯,好臭,只有大哥哥的血是香的。”   柳幽幽驚詫之色更濃,緊緊盯著艾琪兒的雙眸看了看,然後驚嘆道:“黑眸低級吸血鬼,我的天,這是一只可以進化的吸血鬼。”   葉舒聽得懵懂,開口道:“什麽黑眸低級吸血鬼?她是混血兒,有亞洲人的黑眸。”   柳幽幽搖頭道:“這可不是因為混血,這是吸血鬼中的皇族,可以進化的,你死定了,絕對養不起的。”   艾琪兒也很懵懂,她還有點慌,低著頭不說話了。   葉舒示意柳幽幽仔細說說,事情貌似很嚴重。   柳幽幽也不笑了,很嚴肅道:“吸血鬼也分種類的,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普通吸血鬼,連大蒜都怕,他們無法進化,弱得要死。但就算是普通吸血鬼你也養不起的,十天半個月就能吸死你。而你這個妹妹是皇族啊,很多年沒有出現了,她現在是黑眸,還會進化成紅眸,最後會變成紫金眸,那可是逆天的存在,一巴掌滅一座城都可以。”   這麽誇張?葉舒暗自心驚,柳幽幽繼續道:“皇族血統高貴,從來不喝動物血,只喝精挑細選的人血,你就是萬裏挑一的供血者,我之前也是聞到你的氣味才找上你,你的血很奇怪,或許跟吸血鬼皇族有關系。”   葉舒皺起了眉頭,低頭看看艾琪兒,艾琪兒哭喪著臉,委屈而慌張道:“大哥哥,我不會吸死你的,我很乖的。”   她害怕被趕走,葉舒忙安撫:“別怕,我沒有怪你。”   柳幽幽在一旁嘖嘖搖頭:“我建議你還是趕走她吧,她算是吸血鬼中的女皇了,一萬個你都養不起。”   柳幽幽的話讓艾琪兒更加慌張了,低著頭抓著衣角,嘩啦啦就開始掉眼淚:“我……我什麽都不知道,不會吸死大哥哥的,我沒有家,媽媽也走了……”   她一哭,連柳幽幽都不忍看了,閉嘴不吭聲了。葉舒一把將艾琪兒抱起,親了親她額頭道:“別哭,我是你媽媽的超級無敵好朋友,可以說是親人了,我絕對不會趕走你的。”   艾琪兒猶自擔驚受怕,腦袋埋在葉舒的肩膀,小身子一抽一抽的。   葉舒無奈,朝柳幽幽低聲道:“大姐,你不是說可以幫我嗎?”   柳幽幽也低聲回應:“大哥,我開始以為她是普通吸血鬼,誰知道竟然是皇族,你要明白,皇族詭秘莫測,我也只是知道眸子等級劃分而已,萬一你一不留神被她吸死了咋辦?”   雖然是這個道理,可要趕走艾琪兒實在太不忍心了。   葉舒陷入了沈思,柳幽幽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,邊晃高跟鞋邊思考,片刻後她一拍手掌:“有了,我忽然想起養鬼術了,而且歷史上存在過用養鬼術飼養吸血鬼的事,你不怕死可以試一試。”   養鬼術?   葉舒忙詢問是什麽東西,柳幽幽解釋道:“所謂養鬼術就是民間一種養小鬼的術法。很多小鬼都是吸血而生的,養鬼師又無法提供那麽多鮮血,他們就偷工減料,用動物血或者別人的血代替自己的血,飼養的時候只需要滴一滴自己的血混進去便可,這樣小鬼喝飽了,又會記住主人的味道,一舉兩得。”   聽起來似乎很簡單,葉舒斟酌道:“也就是說,我可以去弄動物血回來,然後滴一滴自己的血進去?”   柳幽幽不確定道:“理論上是可以的,其實如果她是普通吸血鬼,直接用動物血就行了,這也是我一開始打算教你的方法。”   這個值得一試,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,如果可以偷工減料就安逸了。   他點頭表示明白,柳幽幽好心道:“我回去後會幫你問問的,你自己先試試。那麽,問題解決了,該獻血了哦。”   葉舒撇嘴,將手掌伸過去:“抽吧,就一管兒。”   柳幽幽絲毫不墨跡,立刻準備儀器,然後抽了起來。   的確是抽了一管兒,葉舒以為柳幽幽會直接喝的,但柳幽幽並沒有喝,她聞了聞,歡歡喜喜地封起來了。   “你們妖怪也吸血?你大晚上騙人獻血賺了不少吧?”   葉舒疑問道,柳幽幽小嘴一撇:“什麽叫做騙嘛,人家是仁愛醫院的,就在市中心,我就是仁愛醫院的護花,深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,而我為了擴充醫院血庫,每晚都會獨自開車出來賣藝讓人獻血,哎,我好盡責。”   葉舒聽得無語,柳幽幽隨手從屁股後面抓起一張宣傳單遞給他:“這是給你的報酬,你簽個名,可以直接去仁愛醫院使用,不孕不育七折,割包.皮第二根半價。”   我去你大爺的。   葉舒才不要,柳幽幽咯咯一笑:“不要算了,我還省了呢。我要回去了,你的血很厲害,我要慢慢消化。”   慢慢消化?葉舒再次詢問;“你到底怎麽處理這些血?不喝嗎?”   “當然不喝,我們妖怪只是吸取人類的精魂,鮮血之中精魂最多,我吸幹凈了就把血送給醫院,可以救死扶傷呢。”   原來是這樣,難怪柳幽幽要當護士,這是方便監守自盜啊。   他也不多說了,要了柳幽幽的電話號碼就打算告辭。柳幽幽特意看了看艾琪兒,又湊近葉舒  柳幽幽講解的事情還是對葉舒造成了很大的沖擊,最起碼他知道撫養艾琪兒是件艱難的事,一億歐元不好賺啊。   而且自己的血的確不同尋常,妖魔鬼怪都喜歡,以後要小心一點啊。   他離開獻血車後,心裏並不平靜。一直在思考問題。   在他背上的艾琪兒可憐又委屈地趴著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   她跟隨母親逃亡了六年,現在母親又離開了,她只能依靠一個陌生大哥哥了,要是這個大哥哥再趕走她,她絕對會活生生餓死。   “大哥哥,求你不要趕走我,媽媽說我只能依靠你了。”   艾琪兒膽怯開口,葉舒回過神來,側頭一笑:“你怎麽還在怕啊,我跟你媽媽是生死之交,我死也不會趕你走的。我在想衣服的事,不知道你穿什麽衣服最可愛。”   葉舒說的是實話,艾琪兒可是自己的女兒,雖然來得很突然,還沒有什麽感情,可女兒就是女兒,怎麽能趕走呢?況且還有一億歐元呢,自己一個死宅男,人生無望,來點刺激的日子過一過也不錯嘛。   他露出笑容,艾琪兒長長的睫毛眨動著,緊緊抱住他,又要哭了的樣子。   “好了好了,到市區了,我們去買童裝,你自己挑,我刷卡。”   葉舒大手一揮,紮入了人來人往的市區街道。   這一下可就炸鍋了,他們一來,立刻引起了行人的圍觀,全部盯著艾琪兒看。   城裏人會玩兒,也比較時尚,紛紛擠過來叫嚷:“可以合影嗎?太萌了!”   “這是誰家姑娘?可以拍照嗎?”   艾琪兒把腦袋埋低,但還是引得許多行人熱情圍觀。葉舒心裏得意,不過也很苦惱,出門就是受罪啊。   他趕緊跑了,跑去人少的地方找店鋪買衣服。艾琪兒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來,兩人逛了足足三個小時,其間不知道應付了多少行人,最終購買了六七套童裝和兩套浴衣。   葉舒並不懂得搭配,艾琪兒又內向,不好意思自己選,於是看見漂亮的葉舒就買。   事實證明,只要人好看,穿啥都不賴。艾琪兒每試一套都能讓人眼前一亮,店裏的幾個店員都擠過來圍觀,要不是葉舒制止,她們也會拍照。   最後老板娘竟然也過來了,直接給半價,也讓葉舒省了不少錢。   等兩人回家,葉舒累得不輕,艾琪兒則精神十足,她是吸血鬼,夜晚特別精神,也很難累。   此時已經十點多了,葉舒又困又累,趕緊洗個澡休息。   艾琪兒也要洗澡,而且她可以換衣服了。小家夥也獨立,並不需要別人伺候洗澡,很快就洗完出來了。   葉舒一看,兩眼都直了,艾琪兒實在太漂亮了。   一頭濕漉漉的金發散亂披著,脖子上還有一些水珠,臉蛋被水浸泡過更是牛奶般白嫩。她只穿著粉色浴衣,嬌小的身子宛如洋娃娃。   葉舒移不開視線,艾琪兒看他這樣子不由害羞,低著頭擺弄浴衣:“大哥哥,浴衣好看嗎?”   好看,好看死了!   這是自己的女兒啊,有個這麽萌的女兒,人生無憾了。   他豎起大拇指道:“太好看了,浴衣好看,人也好看,等你長大了不得了啊。”   艾琪兒還小,可沒有考慮長大的事,聽葉舒誇獎,甜滋滋一笑,萌死個人。   葉舒也先不睡覺了,抓起風筒道:“小琪兒,來坐著,我給你吹頭發。”   艾琪兒乖乖巧巧地坐好,葉舒溫柔地幫她吹頭發,感覺自己有點當父親的風範了。   艾琪兒坐在沙發上,兩只小腳晃動著,她難得如此安心,側著頭偷看葉舒,時不時笑一下。   等吹幹頭發,時間更加晚了,葉舒哈欠連連,艾琪兒當即讓他去睡覺。   葉舒明天還有事要做,這會兒自然是上床睡覺。艾琪兒也爬上了床,葉舒正疑惑,她忽地坐在葉舒旁邊,伸出小手幫葉舒捏手臂。   “大哥哥,我幫你按摩吧,這是媽媽無聊時教我的。”   黛芙妮的確夠無聊的。   葉舒一笑,點了點頭。   艾琪兒的小手貼在他身上,軟軟的,暖暖的,像是兩個面團,捏了幾下就讓葉舒沈入了夢鄉。   一夜美夢,翌日起來的時候,艾琪兒已經睡著了。她還是躺在紙箱裏,跟一只熟睡的貓一樣。   這個紙箱或許是黛芙妮給艾琪兒的吧,艾琪兒總是要在裏面睡。   葉舒側著身子看了半響,越看越喜歡,偷偷親了艾琪兒一口,然後起身工作。   今天要實驗一下養鬼術,這可是自己的人生大事兒,不趕緊搞定可不行。   他也不寫小說了,跑去早市買了三只活雞,然後在電腦上面研究關於吸血鬼和養鬼術的東西。   現在信息十分發達,吸血鬼的歷史和傳說在網上都有,只是沒人認為是真的。   葉舒仔細看了,竟然發現吸血鬼真的有眸子劃分等級的事,黑眸、紅眸、紫金眸,跟柳幽幽說的一樣。只是並沒有什麽關於吸血鬼皇室的事情,看來皇室的確詭秘莫測啊。   之後他又搜索了關於養鬼術的信息,凡間有養小鬼的人,尤其是東南亞那一帶,名氣很大。   這個竟然也是真的,自己的世界觀完全變樣了。   葉舒暗自感嘆,可惜他找了很久,並沒有找到用養鬼術飼養吸血鬼的事情,柳幽幽的方法也不知道靠不靠譜。   一日就這麽過去了,待得太陽下山,艾琪兒悠悠醒來。   她渾身都很幹凈白嫩,睡了一覺臉蛋還是嫩出水,要是別人肯定一臉豬油了。   艾琪兒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吸血,但她現在不好意思開口了,怕葉舒怪她。   葉舒對於柳幽幽的話其實還是很在意的,畢竟可能會被吸死,不在意那是假的。   不過他也不會責怪艾琪兒,過去溫柔一笑:“琪兒乖啊,今天我們來試驗一個新方法,如果成功了,以後你每天喝飽飽。”   艾琪兒眨眨眸子,雖然不是很懂,卻乖巧地點頭。   葉舒當即去廚房殺雞,用一個大碗接了三只雞的雞血。   艾琪兒捏著鼻子過來一看,臉都白了:“大哥哥,我……想吐……”   皇族連普通人血都不喝,更何況是雞血?葉舒心裏明白,但他沒有辦法,也不說話,趕緊用刀子劃破手指,往碗裏擠了一滴自己的血。   血滴進去後,雞血表面竟然如同水紋一樣擴散了,看得葉舒口瞪目呆。   片刻後,一大碗雞血顏色都變淡了,艾琪兒也小心翼翼吸了吸氣,接著歡喜道:“好香呀。”   葉舒心裏一松,趕緊將血端過去,艾琪兒看了幾眼,禁不住直吞口水。   雞血似乎已經不是雞血了,那低等的血氣都被驅散了,艾琪兒不覺得臭了。   “小琪兒,喝一口試試,如果不好喝我再想辦法。”   葉舒緊張兮兮道,艾琪兒嗯了一聲,小嘴巴一張,兩顆獠牙伸出來,小小的像是萌萌的虎牙。   她低頭想咬住碗,可嘴巴太小咬不住,看得葉舒笑個不停。   “你不用咬啦,直接喝就行了。”   艾琪兒還太小,“捕獵”技巧都不熟練,只知道咬。   葉舒一說,她不好意思一笑,收回獠牙,然後開始喝了。   一口之後,艾琪兒擡頭喜道:“沒有哥哥的好喝,但我不會吐。”   葉舒哈哈一笑,試驗成功了,這就是養鬼術?太簡單了吧?   艾琪兒也歡喜,咕嚕嚕喝個不停。最後她喝得差不多了,還剩最後一點。   葉舒將碗給她:“這是你的零食,慢慢喝吧。”   艾琪兒笑出了小酒窩,又天真又可愛。   葉舒心情大好,正想打個電話給柳幽幽告訴她成功了,不料柳幽幽先打電話來了。   葉舒接過一聽,柳幽幽在電話裏心虛道:“不好意思啊,我問過一位老妖怪,養鬼術沒那麽簡單的,非常復雜,而且只有養鬼師才能成功,你別試了,我帶幾袋人血給你吧,她不肯喝就只能趕她走了。”   啊?   葉舒懵了一下,然後古怪道:“可是……我已經成功了啊。”   “什麽!”   柳幽幽在電話裏大叫一聲,葉舒將電話移遠點道:“我已經成功了。”   “我的天!你的血到底是什麽東西?給我地址,我馬上去找你,哈哈哈,我要發達了!”   柳幽幽跟瘋了似的,葉舒給了地址,她立刻掛掉電話要沖來。   葉舒對於自己的血也很好奇,讓柳幽幽繼續研究也不錯。   他也不多想,轉頭看看艾琪兒,艾琪兒捧著碗,正在……舔血。   葉舒一看心都化了,艾琪兒竟然如同一只貓一樣在舔碗裏的血,舔了幾口擡起頭,鼻子上還粘了一點血。   明明是嚇人的舔血,為毛會這麽萌啊?葉舒使勁兒揉心口,艾琪兒害羞一笑:“零食好好吃呀。”耳邊道:“我再提醒你一次,吸血鬼皇族真的很詭異,說不定哪天她突然就發狂把你吸成幹屍了。還有,你的血脈很奇特,恐怕所有妖魔古怪都喜歡,你還是少出門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