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寨传统美食联盟

《群岛》2018年第1期:陈晨散文

岱山作协 2020-05-23 12:38:55

磨心山的梵谷清音

 

     陈晨

 

唯愿佛手双垂下,磨得人心一样平。——题记

 

 

磨心山,又名摩星山。“磨心”之谓,是说岱山岛形似磨盘,而磨心山位于岱山岛的中心;而“摩星”之说,则是形容其山峰之高,爬上山顶可以摸到星星。

但我始终认为,“磨心”之意,远远不是“磨盘中心”那么简单,一定蕴含着佛家的深意。有一天,我路过上海的静安寺,无意间抬头,瞥见大门上有一副对联——“唯愿佛手双垂下,磨得人心一样平。”顿时感觉一朵慈云拂过心头。久久地肃立在大门口,一笔一划画着“磨心”二字。我想,我找到了“磨心”的正解。

我对磨心山怀有特别的情意,那是我生命历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座山。磨心山的迷雾里暗藏着我命运的起承转合,梵谷清音洞的水滴曾为我洗去心上的尘埃,慈云极乐寺的阵阵梵音让我豁然开朗。

第一次去磨心山时,还没听说过岱山岛的名字。那一年,我的人生陷入深深的低谷,一个个沉重的打击像猝不及防的巨浪,把我一次次打翻在地。焦虑、怨恨、绝望等等负面情绪像一条条绳索,紧紧地捆绑着我,让我常常觉得窒息,一度甚至觉得生无可恋。

邻居陈大姐是虔诚的佛弟子,要去岱山的慈云极乐寺进香,邀我同去。我那时并不信佛,也不知道岱山在什么方位,但听到寺名,心中莫名动了一下,于是答应一同前往。

夜航的轮船驶入茫茫的大海,看不到一丝光亮,也看不到方向。汽笛长鸣,入耳却像呜咽。湿润的海风吹拂着我的眼睛,干涸已久的眼里有了湿意。在海浪温柔的轻摇里,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

天色微明的时候,陈大姐叫醒我,说是岱山到了。我迷迷糊糊起来,跟着她上岸,又跟着她上了接站的车。

车子一路盘旋着上山,山上浓雾迷漫,看不清任何景物。恍惚间,跟着陈大姐进了寺门。我并不清楚进寺要做些什么,一路懵懵懂懂,全凭陈大姐小声嘱咐。

大殿礼佛完毕,陈大姐拉着我说:“走,我带你去观音洞求签。”跟着陈大姐一径往里走,面前出现一块石壁,上面写着“梵谷清音”四个大字。洞内有观音塑像,面相慈和,让人感觉亲切。

那时的我,总觉得人生道路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绝境,极度渴望有超自然的力量伸出强有力的援手,把我从绝境中解救出来。跪在观音像前,我的诉求强烈而执着。小心翼翼地摇动着签筒,满心期盼抽到一枝好签,好让我得到绝处逢生的期许。然而,第一枝签是下下签!再摇,第二枝也是下下签!第三枝,仍是下下签!一连三枝下下签,像是对我正式下达了命运的判决书,让困境中的我心理上再受重挫。

我不甘心,抓起签筒,意欲再求。陈大姐温柔而又坚决地制止了我,轻声说道:“强求不得,你放手吧!”声音很轻,却像空谷传来的神谕,让我蓦然惊醒。匍匐在观音像前,我百感交集,泪如雨下。

陈大姐不知道我的人生遭际,但她是心怀悲悯之人,并不问我心中有何委屈,只是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,随即走出洞去,留我一人在梵谷清音洞里沉思。

那一天,我在洞中独坐了很久。在旷远的寂静里,我听到有水滴的声音。循着水声往上看,我看到有水珠从洞顶的岩缝里渗出,向洞底的水池滴落,发出一声声轻灵的回响。那泠泠的滴水声,像木鱼的敲击声,一记记敲在我心上。我用一滴透亮的水珠,擦拭我蒙尘的心灵,在水珠的折射里幡然悔悟。回望走过的人生之路,我第一次站在不一样的视角,第一次意识到,走到今时今日的境地,并非全是他人的罪错,自己妄起贪嗔,自缠自缚,恐怕是遭受种种挫折的主因。

在洞中,我把所有恩怨全部卸下,顿觉心灵澄澈,身体自在,天地宽广。梵谷清音,让我向死而生,得到了救赎。

离开磨心山时,浓雾仍未散尽。但我看到霞光万丈,从我心底升起。我记住了磨心山上的感悟,开启了磨心之旅。磨心如磨石,磨过千万遍,逐渐磨平心中崎岖,把心磨得坚强而平坦。

第二次上磨心山时,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颠倒妄执任性倔强的我了。数年磨心,我颇有心得,本欲用文字疗愈心灵创伤,也于无意间结出果实。二〇一四年六月,我的一篇习作获得岱山杯海洋文学大奖赛二等奖,这是我第一次获得全国性的散文奖项。我受邀去岱山领奖,并被热情好客的岱山文友带上磨心山观光。

当年雾中上山下山,磨心山的样子并未留下印象,这一次,才得以认真端详磨心山。原来,磨心山是一座如此秀丽的山,占尽了海岛山峰的灵气与豪气。山上是看海的绝佳观赏点,近处有翻卷的海浪,飞翔的海鸟,远处有扬帆的航船。山间树木繁茂,茶园清秀。林间的鸟鸣,欢快而清脆。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像见到了老友一般,亲切地招呼着我。走近山门,看到寺庙门口镌刻的“慈云极乐寺”五个大字,在午后的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那一天,在梵谷清音洞中,得遇一位法相端严的僧人。法师熟读佛学典籍,引经据典,出口成章,令我叹服。身处洞中,法师的声音温和而慈悲,与我讲如何明心见性,如何涵养心灵,无不令我入耳入心,心生欢喜。听着法师一番点化,我感觉有如慧月入怀,心变得很软很软,一腔柔肠,愿意付于相遇的万事万物,愿意与全世界温柔相待。

走出寺门,我站在山上俯瞻大海,看见远处的航船正鼓起风帆,乘风破浪。这是磨心山给予我的又一次人生启迪——扬帆远航,实现理想。

在岱山,我的文学之路正式启航。通过那次岱山笔会,我结识了很多成果丰硕的文朋诗友,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,也激发了我创作的热情。从岱山开启的文学道路,一路顺畅,我接连不断写了很多文章,也获得了各类奖项。尽管离真正的成功还很遥远,但现时今日的我,有广博的心灵世界,有不惧风浪的勇气,既已启航,定当勇往直前,驶向更为辽阔的远方。

那次磨心山之行,还闹了个笑话,我在山上流连忘返,以至没有跟上大部队的步伐。车子开出很久,大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。等到他们重新返回,看着失而复得的我,一车人都开着善意的玩笑,笑着说“丢人了,丢人了”。我也开心地笑,暗想“哪里是丢了人啊?分明是重新找回了我自己啊”。

第三次上磨心山,是陪同一位文友姐姐去梵谷清音洞求签。那次,我和那位姐姐都意外求得了好签,她得了大吉签,我得了上上签。洞中有位居士阿婆,笑着为我们送上真诚的祝福,并为我们舀来洞中甘霖。我和姐姐兴高采烈,举杯畅饮。甘洌的清泉顺着我的喉咙,依次抵达我的五脏六腑,让我的心无比清凉无比欢畅。

下山的时候,我仍然沉浸在万事大吉诸事顺遂的美好愿景之中,突然想起自己当时只顾求签,却忘了所求何事,也不知这一支上上签应在何事上。

转念一想,不知所求何事,也就是对神灵无所欲求吧。其实幸福也罢,成功也罢,都是向心而觅,靠心赢取。

三次磨心山之行,是磨心之旅,也是摩心之旅。心中有崎岖,时时需打磨,千万次辗压,千万次磨砺,才能让心变得坚强而平坦。心中有块垒,时时需按摩,一次次揉按,一次次疏泄,才能摩平心中皱褶,让心变得柔软而温和。

人心平了,世界也就平了。人心柔软了,世界也就柔软了。